人类文明的根本价值是什么?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21-07-12  浏览 次  

  人民健康是社会文明进步的基础,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重要标志,也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共同追求。——习

  疫情面前,世界各国人民都切身感受到人类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关系。今年10月,备受关注的2020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以表彰其在引导推动国际社会对抗饥饿、维系和平方面做出的重要贡献。卫生健康和节约粮食已成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推动世界文明进步的国际共识。

  如何拥有更好的健康文明生活方式,已成为全世界面向未来发展的新课题。因为人民健康不仅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重要标志,更是人类文明延续的前提和保障,人类和谐美好的生活将是世界的共同目标与发展方向。

  推广分餐公筷正在悄然成为良好社会风尚,这些健康文明的做法要推广开来、坚持下去。

  要加大宣传力度,大力弘扬中华民族勤俭节约的优良传统,大力宣传节约光荣、浪费可耻的思想观念,努力使厉行节约、反对浪费在全社会蔚然成风。

  中央要求厉行勤俭节约、反对铺张浪费,得到广大干部群众衷心拥护。后续工作要不断跟上,坚决防止走过场、一阵风,切实做到一抓到底,善始善终。

  2020年3月,首都文明工程基金会和文明杂志社联合社会各界,携手中国百名学者率先启动:“新时代文明工程餐桌革命”,为改变生活观念、改变不良习惯、改变生活方式提出“一分二公三自带”和“一德二智三美味”的健康文明新倡议,获得社会各界的广泛支持。

  2020年11月,首都文明工程基金会和文明杂志社联合社会各界共同推出第一个“11·11文明美食日”暨新时代文明工程餐桌革命,启动中华文明礼——餐餐有礼、筷筷感恩:餐前捧筷思感恩,餐毕横箸道感谢。餐前端坐桌边双手恭敬捧起中华筷默念“感恩”;餐后将用过的中华筷规矩的横置桌面,双手抚胸默念“感谢”。同时,《文明》杂志特别策划《11·11文明美食日》特刊。呼吁大家推行健康文明绿色环保的生活方式,深度诠释解读习健康文明思想,践行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理念,让我们为拥有一个美好的“健康中国”而行动。

  “文明的根本价值是什么”,或者“根本的文明价值是什么”,这是一个哲学问题,用于我们省察人类观念和行为的总体正当性及其价值矛盾或失衡与症结,或用于反思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合理性。目的是还原真实历史的实践经验,并解释那些常识性和理念性的问题。

  作为反思的范畴,我们首先发现,人类文明的发展历经农牧文明、工业文明,如今已进入全球一体的数智文明新时代。然而,从古至今,致病细菌和病毒一直伴随着人类。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大暴发,以惨重的生命代价警示我们“忽视病毒研究”“疫苗研发滞后”和国际医疗体系不均衡等会带来全球性风险,“野味嗜好”“餐具亲昵”“不分彼此”“不洁饮食”“过度聚集”等不良生活习惯和不良习俗导致“病从口入”和“飞沫传播”等,并且“舌尖浪费”与疫情所造成的“营养匮乏危机”相关联,这些缺乏对现代动态开放复杂巨系统的社会现实足够的认识,其所带来的现代文明生活的致命软肋,对人类生命健康构成了严重威胁。这些无疑急需通过倡导健康文明绿色环保的新生活方式来加以矫正。

  作为常识性的反思行动,2020年3月,首都文明工程基金会、文明杂志社联合百名学者和多家媒体发起以“餐桌革命”为总口号的新时代文明工程,第一阶段为“一分二公三自带”的公筷行动,即公共场合的“分餐、公筷、尽可能自带私筷”;作为理念性的反思行动,新时代文明工程“餐桌革命”的第二阶段是“一德二智三美味”的文明美食日行动。

  那么,为什么要提出文明美食的概念?是因为我们必须重塑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

  近代以来,当人类面临严重威胁生命健康的天灾人祸危机之时,文明的“根本问题”总要被提出,比如在对贩奴运动的反思时期,对一战二战的反思时期,对工业污染导致生态灾难的反思时期,对文明高光下的贫富分化现象、腐败现象和传染病暴发现象的反思时期,等等。

  2020年这场由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特大瘟疫席卷全球,是世界文明史上传播速度最快和传播范围最广的病毒,是人类社会共同面对的一场最大规模的公共卫生危机。于是,人类文明的制度性、方向性和后果性问题再度被提出,“文明”与“文明的根本价值”再次成为反思的理论范畴。

  在如此发达文明的条件下,新冠大疫来得如此迅猛、如此暴烈,如此难以平息,有些国家实施了不利于抗疫的政策,后果十分明显,这就要问一问:文明是进步了还是走向没落?人类今后往哪里走?我们需要有意识地去审视、反思人类现有文明成果中的不足和短板,这个问题日益凸显紧迫和必要。

  面对新冠大疫,面向未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建设一个美好的健康中国,我们需要反思文明的“根本问题”。

  习代表中国提出的文明思想体系及中华健康文明思想及其伟大社会实践,正在并将继续深刻地解答这个“根本问题”:人的生命健康是人类文明延续的前提和保障;人类和谐美好的生活是世界文明的共同目标与发展方向。

  本报告的“健康文明思想”概念来自中共十九大报告所阐述的“文明发展道路”和“健康文明生活方式”两大范畴。

  本报告的“文明秩序”和“文明涌现”概念来自当代科学哲学的复杂巨系统理论。

  ■粮食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础,也是国家富强的保障。图为中国东北黑土地上的机械化耕作。

  08.中华健康文明进程的复杂性展开、体系化涌现——“健康中国2030”战略矩阵

  在中国的十二大到十九大报告中,中共中央构建发展了一套文明话语体系:一是文明的总体形态,有四个范畴:中华文明、世界文明、人类文明、人类命运共同体;

  二是文明的价值形态,有五个范畴: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

  三是文明的国家属性,与五大形态相对应,有五个范畴: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

  四是文明思想方法论,有三对范畴,即中外关系和世界关系的总体话语: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

  五是文明规律的表达,有四个范畴: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历史、文明发展道路、健康文明生活方式、人类命运共同体;

  六是文明治理的基础要求,有四个范畴:全社会文明程度、文明素养、乡风文明、文明执法。

  近年来,习关于文明的系列论述构成了一个宏大思想体系。2014年以来,习文明交流互鉴思想在国际上产生了重大影响;2020年以来,习健康文明思想也产生了重大国际影响,其内容集中体现在《“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有关重要会议和会晤的讲话中、国内视察调研等工作中、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的斗争中和“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的倡议中。概括起来有十项思想内容:首先是民本健康思想:也就是全民健康与全民小康的统一性思想,人民安全、健康第一、生命至上思想。这是习健康文明思想的出发点;

  二是生态健康思想:生态文明与卫生文明的统一性;美丽中国与健康中国的统一性,愿景是彻底解决健康环境问题;

  三是安全健康思想:把人民的安全健康摆在工作的首位,高度重视并创新解决农业安全、生物安全、粮食安全、食品安全、药品安全等健康产业链、供应链和消费链问题;

  四是健康中国的大战略思想:确立以人民安全健康为中心的国家发展方式,也就是文明发展道路的具体实践方式;

  五是体育强国思想:奥林匹克文化情怀、引导和推进全民健身运动与学校体育的理念,倡导青少年“跑起来”;

  六是卫生治理思想:健全惠及全民的卫生医疗与防疫抗疫体系及深入乡村家庭的全国厕所革命,要求强基础、补短板、堵漏洞、消除薄弱环节、无死角;

  七是祖国医学思想:中医药是打开中华文明奥秘的一把钥匙,推进中医药的现代化发展,倡导中西医协同和结合,倡导治未病的预防能力建设,这是习健康文明思想的文化底蕴;

  八是健康科学实践论思想:首先是健康优先、全力抗疫、勇于胜利的执行力和担当精神。其次是健康科学思想,强调防疫、抗疫的科技支撑,重视医学科研攻关,希望建设世界一流的医学科研、高技术制造和服务体系;

  九是健康文明生活方式思想:提倡勤勉,反对慵懒;提倡勤俭节约,反对奢侈浪费;提倡卫生通风,提倡健身运动,反对不良习惯等等;

  十是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思想:主张国际通力合作、尽力支援国际抗疫,尤其是发展中国家、欠发达国家,支持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的合作抗疫精神和统筹协调。

  习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上明确提出推进“健康中国”建设目标,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实施健康中国战略,指出“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重要标志”。并提出“坚持预防为主,深入开展爱国卫生运动,倡导健康文明生活方式,预防控制重大疾病”。“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在十五大报告中就已经提出,十九大报告中再次强调,与“文明交流互鉴”和“文明发展道路”一样,是表达文明传播的规律性范畴,体现了中共领导人熟谙古今中外历史,深知人类文明就是不断寻求以和平方式协同解决文明危机问题、不断防疫抗疫解决生命危机问题,也就是不断建构健康文明生活方式的过程。这说明面向人类未来发展的“中国新文明观”已经形成。

  2016年10月,2020香港正版挂牌宝典。中共中央和国务院颁布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在此次抗疫斗争中经受了考验,被证明是具有高度文明价值的指导性文献。其战略主题的表述就是习健康文明思想的主要实践内容。

  2019年,习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强调提出文明交流互鉴的中国主张。“应对共同挑战、迈向美好未来,既需要经济科技力量,也需要文化文明力量。”2020年,文明之光照亮人类战“疫”之路,赋予我们战胜疫情的信心与勇气。面对全球病毒肆虐,习在各种国际场合,在与各有关国家领导人和知名人士的谈话、信函中,运用最多的关键词主要是“相互”“团结”“支持”“支援”“合作”“共同”“携手”“共创”“健康丝绸之路”等,多次表达和阐释了文明交流互鉴的动力机制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趋势愿景。

  2020年5月18日,习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视频会议开幕式的致辞中首次提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的理念:

  习指出:“人类文明史也是一部同疾病和灾难的斗争史。病毒没有国界,疫病不分种族。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各国人民勇敢前行,守望相助、风雨同舟,展现了人间大爱,汇聚起同疫情斗争的磅礴之力。”

  “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同佑护各国人民生命和健康,共同佑护人类共同的地球家园,共同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

  ■ 2020年元旦前夕,武汉发现不明原因肺炎诊断病例,1月23日,离汉通道关闭。隔离一座九省通衢、人口超千万的城市,在人类历史和城市发展史上前所未有。图为武汉长江大桥。

  习健康文明思想的核心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以民为本,以安全健康为纲,“始终把广大人民群众健康安全摆在首要位置”。那么,这种思想有历史依据吗?自38亿年前以微生物为肇始的生命演化系统形成过程中,人类物种的起源不过300至400万年,智人阶段25万年,农业起源不过1万年时间。

  人类生命的增殖能力越来越强大,向世界各个陆地迁徙进发,及至5000多年前世界文明第一朵花盛开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人类总人口数已经有数以百万计。

  人类历史是什么?最简单地概括就是共同体形成的历史:人类首先是生物共同体,即基因生命体延续增殖和进化的历史。其次,人类也是有效保障生命延续和增殖的文化共同体,在这个基础上,人类展开了文明寻梦的进程。第三,在文明出现之后,人类历史就是形成、更新和完善更有效保障生命健康的文明共同体的历史,继续展开了更高文明形态的寻梦进程。第四,伴随当代全球化的进程,生命健康的全球性危机也在形成和加深,共同命运的全球文明形态呼之欲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的历史正在出现。

  那么,文明是什么?面对自然环境,文明就是共同体的组织性;面对野蛮混沌,文明就是共同体的有序性。伴随文明的出现,人类更有效地生存和发展;伴随文明的交流传播,更多的人有效生存和发展;伴随文明的更大发展,更多人能够更好地实现生命健康和较为全面发展的目标,这一进程不断体现文明的核心价值:公平正义。

  文明是人的伟大创造,创造的目的是让生活更美好,其前提也就是生命健康。人是文明的主体,主体的生命延续和健康成长才是基础目的与根本。根本就是人类本身,这里人的生存发展与只有首先保障人的生命健康,才能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是同等层次的概念。

  人类历经无数艰难险阻、不断尝试探索,用群居协作的形式展开了共同体组织的有效功能,创造了维持生命和健康发展的各种秩序和规则,创造了能够保障生命健康的无数物质技术成果和文化成果。用总体协作与各种具体合作的形式,抗拒了各种严重威胁生命的天灾人祸,这是全部人类主观愿望的合力进程,也是人类共同体发展趋势和规律性。也就是说,“文明”不管定义如何多样,在实体范畴中,文明就是生命健康的组织保障体系及其秩序效能。在农牧渔猎文明出现的时候,人类种群数量已经数以百万计,而当工业文明出现的时候,人类种群数量已经数以亿计;工业文明的传播和发展造就了人类种群数量以十亿计的增长,各大文明带和文明圈逐渐形成、更新和不断完善了生命健康的有效保障体系。当数智文明出现的时候,人类数量正在逼近80亿大关,各大文明圈的人均预期寿命延长了20岁以上,增长最快的是西方文明圈,其生命健康保障体系使得圈内人均预期寿命已经过了80岁大关。

  2020年,人类遇到新的危机。2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命名为“COVID-19”。病毒大灾肇始于地球生态系统的变化之端,游走于人类密集交往的青萍之末,暴发于防疫疏漏的各种微澜之间,穿越了所有用意识形态和真枪实弹筑起的国境线,无差别地攻陷了由硬实力和软实力构成的各大文明圈,使人类深陷全球化危机、沟通障碍以及不平等的种族观念等文明软肋造成的危险鸿沟。

  文明软肋其实就是因疫情而起,由认识不足及合作不够,再由不良行为方式、分裂对抗等形成的——“柔软而致命的腹部”。

  ■原应于2020年夏季举办的东京奥运会因为全球疫情无法得到有效遏制而推迟。

  停工、停产、停课、停运、封城、封国,全球75亿人的正常生活遭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全球经济几近停摆,这在人类发展的文明史上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次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如此惨烈,说明人类几千年辉煌文明走到今天出现了重大问题,产生了巨大赤字,人类文明遇到了瓶颈,走到了十字路口。我们需要重新审视以往引以自豪的发展观和文明观。

  各种传染病伴随着人类文明的万年历程,其中防病与抗疫构成了文明最核心的部分之一。今天人类衣食住行等健康文明、绿色环保的生活方式,以及防病抗疫制度与医学科研水平、全民健身运动和良好生活习惯的不断积累,构成了文明价值的核心内容之一。由此,文明价值就是维护健康生活的总体秩序,包含:文明安全的价值秩序,即文明国家的效能与文明习俗传统;

  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文明也是一扇窗口,展现了中华民族薪火相传的文明基因。在不放弃每一个生命的全力救治中,世界看到了仁者爱人、生命至上的价值取向。

  践行习健康文明思想的伟大成果是有目共睹的:中国在全球率先实现此次抗疫的伟大胜利。因此,我们坚定地认为,人类文明的根本价值就应该是能够保障全体社会人的生命健康,不是少数人追求财富或奢侈生活、集团利益最大化;而文明的根本手段就是构建和维护人类的健康生活方式,绝不能让懒政和劣政、为富不仁和不择手段的劣文化盛行。

  习健康文明思想,体现了中华文明的本质特征:政治民本、经济民生和文化民心的统一体。

  ■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于2020年9月8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习主席向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颁授勋章奖章并发表重要讲线.习文明思想的文明传播意义

  应特别指出的是,一个国家的青年群体是其自身文明延续的承载者、文明传播的先行者、文明交流的推动者、文明风尚的引领者。疫情中,在中国的领导下,广大中国青年将小我融入大我,投身抗疫各条战线,成为中华民族抗疫的排头力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新时代中国青年可堪当大任,体现了习新时代文明思想的鲜活生命力。

  我们需要清醒地认识到,今天人类所有镌刻在大地上、记录在书卷中、沉淀在血液里的文明成果,其实很多时候是以违反生命健康和生态规律作为代价的,其中不乏以掠夺、杀戮和损害、破坏生态环境等不良习惯为手段并最终导致瘟疫的“负资产”。

  一是雅典瘟疫(公元前431-前404):雅典几度遭到瘟疫的袭击。四分之一的雅典军队官兵因染病身亡;

  人类文明史始终有瘟疫伴随,但是每当有瘟疫出现,就会发生甩锅嫁祸的事件,最典型的是在欧洲持续了近300年之久的中世纪黑死病。关于欧洲黑死病的起源,存在多种说法。20世纪初的西方学者认为起源于东方(亚洲);巴黎医学院的学者认为起源于印度;英国《大英百科全书》和美国学者汤普逊则认为首先发生在中国。目前普遍为人们接受的观点是,黑死病于1346年3月里海周围地区发生,然后向西传播。

  当时的基督徒们嫁祸于猫狗、巫婆等,最终嫁祸于犹太人并导致了数以十万计的犹太人被屠杀,却不曾意识到是城镇过于肮脏惹的祸。中世纪欧洲城市卫生条件有限,犹太人基于宗教原因比较注重干净、组织性很强,易于保持应有的社交距离,拥有犹太教的医药体系和治疗模式,一旦发现病人及时采取隔离措施,因此得传染病而死的人非常少。当时人们在寻找瘟疫原因时,有惩罚说、末日说等多种理解,其中包括犹太人投毒说。

  犹太人向基督教会捐款捐药抗疫和捐墓葬土地安抚病死者的行为,被看成是下毒、施加诅咒或魔法造成瘟疫蔓延的证据,犹太人的财产因此被没收,也为驱逐和屠杀犹太人埋下了隐患。

  所谓“西班牙大流感”的说法,是因为当时正值一战期间,西班牙有800万人感染了流感,甚至连西班牙国王也感染了此病。西班牙作为中立国能够公开讨论此事,而在英国、法国、美国等其他国家则处于战时新闻管制中。后来有学者分析:之所以硬是要称为西班牙大流感,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西班牙是以天主教徒为主要人口的国家,非天主教国家找到了极好的嫁祸理由。

  恰恰相反的是,中国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挨骂”待遇,乃至于莫名其妙地被某些政治势力要求赔偿,他们要采取种种“制裁”“惩罚”措施。越是疫情严重,越是需要国际合作抗疫,越是需要汲取抗疫成功经验的时候,部分西方主流媒体、重要政客以及民粹形态的所谓“民意”就越是强化意识形态对立,重拾“东方专制主义”“极权论”“黄祸论”“骨牌论”“赔偿论”“脱钩论”“零和论”“敌对论”等陈词滥调,煽动打压抗疫成就显著的国家和埋头支援全球抗疫的国际组织。

  西方文明史上最早有详细记载的乌合文化运动是公元4世纪。当基督教被宣布为罗马国教之后,基督徒自发地开始了迫害和杀害异教徒的群体行动,大批犹太人、罗马公民、学者、少数民族遭到了驱逐或关押、迫害和杀害,古罗马的法制传统全部崩溃。其中古罗马女数学家、天文学家和哲学家希帕蒂亚被基督教“愤怒的暴徒”们使用“凌迟”手段处死。

  这封公开信由美国犹太人公共事务委员会等87家犹太人组织共同发表,信中说:“我们深知在此情况下,人们的担忧可能会迅速演变为恐慌,导致无辜人士受到排斥和歧视。我们承诺将共同努力,确保你们感到安全,得到支持,并共同反击社交媒体上的辱华言论。我们从各自的历史了解到,如任由恐惧情绪蔓延,后果将不堪设想。”

  伯恩斯坦说,二战期间中国展现出极大的道义、勇气,同意处于漂泊中的犹太难民进入上海居住,中国在犹太人群体的求存和发展中发挥着特殊作用,犹太人永远不会忘记这段历史。在美国的犹太人组织希望通过这封信向目前处于关键时刻的华人朋友们传递友谊,并将时刻支持需要帮助的华人朋友们。

  中华文明史也是一部防疫抗疫的历史,有记载的大小瘟疫达三百余次。在历史记载中,中国古人没有甩锅嫁祸的习惯。从《周礼》开始,中华体制硬性规定必须全力救灾,遇到传染病必须隔离,中医药就是在多次防疫抗疫的斗争中发展起来的,各地防疫抗疫药方的记载汗牛充栋;翻翻史书就知道,自汉代起,中国开始设立医官制度,医官就肩负起在各地发生疾疫的情况下民间组织诊治、扑灭疫情的职责。

  中国的二十四史典籍中历代都有记载中国人的抗疫故事,有记载在灾疫时刻皇帝下“罪己诏”和地方官发表“检讨书”的,有大量表彰抗疫有功的官员、商人、乡绅的,有表扬把官府衙门腾出来作为隔离区和救治中心的,有表扬倾家荡产捐资救治救助病人的,有表扬安置疫区流民和恢复生产成效显著的,也有批评因为害怕传染抛下病人不管的“不肖子孙”,还有记载疫情中官员擅离职守受到处罚的;其中记载最多的是“献方”,即无偿散发适应疫区当地气候条件的有效药方或特效秘方的事迹。

  北宋元祐四年(公元1089),54岁的苏轼担任杭州知州,恰逢杭州一带遭遇大瘟疫,后人研究认为是伤寒类传染病,城内外一片惨象。苏东坡采取的措施与今无二:一是财政措施,请求朝廷减免赋税,紧急“拨款”救灾;二是捐赠自己的家财,以此为基础向乡绅商贾募捐,用于救治救助;

  上述反思使得我们需要一定的思想总结。如果说习健康文明思想所反映的文明根本价值,是人类健康文明生活的总体组织秩序,那么我们需要重新认识人类文明的诞生。

  什么是文明的复杂性展开?考古证明,文明是由以下物质和精神的技术要素通过交流传承、学习借鉴而聚集创生的,至少要超越生理机能的能力极限而具备衣食住行四类十多种技术专业分工的集成条件:用火技术、观星象和历法技术、水利和净水技术、陶器技术、五谷种植技术、六畜养殖技术、纺织技术、石工土工木工金工等技术总成的营造技术与舟车技术、医药技术,记事与沟通技术(符号、文字等)、数字运算与交易技术(货币等)、精神观念的表达艺术等等。

  从血缘共同体到氏族共同体到地缘共同体,从部落共同体到城邦共同体到国家共同体,走向文明共同体;从帝国型文明共同体走向共和型文明共同体,文明以人类普遍性的产业技术和生活方式为核心特征发展,历经了三大阶段:远古与古代的农牧文明、近现代工业文明、当代和未来的数智文明,文明涌现的方式由国家文明体走向国际文明圈和洲际文明圈,进而走向全球文明圈。

  联合国倡导全球的绿色社会发展模式是“节能减排”,倡导健康文明的生活模式。那么,我们认为健康文明的生活模式应该是“节制减量”。

  之后,首都文明工程基金会与文明杂志社携手中国百名学者联合发表《新时代文明工程倡议书》,指出: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带给人类的危机和挑战,我们必须筑起“健康中国”的防疫方舟;刻不容缓地“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相互关爱,命运与共,养成健康文明绿色环保的新生活习惯;积极推进文明生态环境建设,重塑天地人和谐的文明价值观,面向未来展示中国力量。

  北京市学生联合会积极响应号召,组织动员首都广大学生率先接受倡议,践行新时代文明工程,数十万大学生作为志愿者行动起来,带动他人增强疫情防控意识,在患有流行性感冒等传染性呼吸道疾病时自觉佩戴口罩;带头实行分餐制,自觉使用公筷公勺;不食用、买卖野生动物及其制品;推动垃圾分类,桶前值守指导居民文明投放垃圾;强身健体,绿色出行,倡导健康生活方式,以实际行动助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汇聚建设新时代文明行为首善之区的青春力量。

  在山西襄汾陶寺遗址发现了一些用于饮食的木案。木案平面多为长方形或圆角长方形,长约1米,宽约30厘米上下。案下三面有木条做成的支架,高仅15厘米左右。木案通涂红彩,有的还用白色绘出边框图案。木案出土时都放置在死者棺前,案上还放有酒具多种,有杯、觚和用于温酒的斝。棺前放的不是木案,而是一块长50厘米的厚木板,板上照例也摆上酒器。陶寺还发现了与木案形状相近的木俎,略小于木案,俎上放有石刀、猪排或猪蹄、猪肘,这是今天考古所见最早的一套厨房用具实物,操作时一定要坐在地上,木俎最高不过25厘米。汉代厨人仍是以这种方式作业,出土的许多庖厨陶俑全是蹲坐地上,面前摆着低矮的俎案,俎上堆满了生鲜食料。

  陶寺遗址将食案的历史提到了4500年以前,古代分餐制的发展与食案有联系,食案是礼制化的分餐制的产物。

  在汉墓壁画、画像石和画像砖上,经常可以看到席地而坐、一人一案的宴饮场面,低矮的食案是适应席地而坐的习惯而设计的。从战国到汉代的墓葬中,出土了不少实物,多以木料制成,常常饰有漂亮的漆绘图案。汉代承托食物还使用一种案盘,或圆或方,有实物出土,也有画像石描绘出的图像。承托食物的盘如果加上三足或四足,便是案,正如颜师古《急就章》注所说:“无足曰盘,有足曰案,所以陈举食也。”

  现在倡导分餐制,会遇到传统观念的挑战,也会遇到一些具体的问题。合食制在客观上促进了中国烹调术的进步,比如一道菜要完整呈现,要色香味形俱佳,如果分得零七八碎,不大容易让人接受。丢掉一些传统的东西,意味着有更多的机会创造新的东西。

  因此,从文明传播方法论的角度提出“为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而设计”的新理念,让设计师和专业设计机构参与,用更科学的理念与方式为我们的美好生活设计更好的生活场景与生活用具。文明设计总体规划以文明公益思想为总平台,以文明场景和赛道为呈现平台,以实现人的美好健康生活为目的,实施“聚集、跃迁、涌现”的平台集群化三部曲。三大场景和赛道包括:

  世界近代史表明,瘟疫引发了近代城市设计的文明思想,也就是开始为健康文明生活方式而进行文明化的城市设计,尤其是如何抗拒肮脏和污染,这是疫情引发的社会问题创新解决方案。

  700多年前,威尼斯人就发现了病毒能够在空气中传播,所以在拉扎雷托岛上,通过采取“隔离”手段,来防控黑死病的蔓延。威尼斯人在岛上设立了世界上第一个隔离区,并要求外来人士一律隔离40天,英文检疫“QUARANTINE”一词的来源就是威尼斯方言“40天”。西方世界第一批公共健康服务机构也是始于14世纪的意大利。

  当年米兰发生黑死病时,身处米兰的达·芬奇也有了这种思考,他提出要建立理想城市。所谓理想城市就是用小型化的、社区化的小城区域来组成一个大城市。这不代表要分而治之,而是要在彼此间有区隔的同时,建立更符合人的生活方式。他规划城市分区,既符合城市经济的发展,又符合人的行为尺度,同时提出人车分流、商住分离的建筑思考。这些思考在今天看来也并不落伍。

  一场霍乱疫情,改变了城市的不良生活方式,人们仅仅是通过避免接触污水就可以防止因疫病传染导致的大量死亡,并且提高了生活质量。这是城市设计的一个小小的进步,却大大地影响了人类的健康生活方式。

  当代城市普遍面临着发展过快的问题,在城市规划和城市设计上,我们应该更多地考虑如何符合人的行为方式,符合人的健康文明的生活尺度,符合人的公共安全和公共卫生需求,能够提高人的生活效率,同时给人们以更大的便利。“为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而设计”应该成为当代城市与生活设计的基本原则。无论是城市设计还是其他设计,我们现在的思考都要解决三大关系问题:

  第二个层面,物与物构成的环环相扣。环境关系的核心是人:小到乡村,大到城市,它都是由建筑物和自然物构成的人居环境系统;

  第三个层面上升到一个更高的考虑,我们要站在社会创新的角度来探索城市设计如何能够符合人的全面发展需要暨美好健康生活的需要。人与人关系的总和就是社会,我们现在所追求的一切美好生活,都是要让社会变得更有善意,更符合人的美好健康生活的社会发展文明价值,而这些方面恰恰是现在所追求美好生活的核心诉求。

  1993年,以公厕革命为开端在首都北京率先启动文明工程公益活动,同时由20家中国权威媒体和首都重要机构携手创立首都文明工程基金会;2001年,以文明传播为目的搭建国际化文明对话交流平台的《文明》杂志创办,推动东西方文明交流互鉴和向世界传播中华文明。

  一是,为新时代健康文明新生活方式而设计——“爱的记忆”和“餐桌革命”主题方案暨展览活动作品征集:以“爱”和“餐桌”为主题,从“爱自然、爱动物、爱生活、爱城市、爱家庭”五个方面和“分餐、公筷公勺、自带筷子、绿色环保、健康美食”五个角度,希望通过大学生和青年艺术家的创作,为人们重新带来对自然、动物、生活、城市、家庭的热爱和希望。

  2020年8月,习对制止餐饮浪费行为作出重要指示:坚决制止餐饮浪费行为,切实培养节约习惯,在全社会营造浪费可耻、节约为荣的氛围。

  中国健康文明生活方式是怎么来的?这就要回到“和合文化”即文明涌现的进程。

  易经所代表的中华哲学思想对文明涌现的复杂性规律有符合二进位数理逻辑的解释,这就是老子“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著名论断。所谓一,是从无到有。有什么?有“道”,自然生道也。所谓“道法自然”,即“道”来自于自然,“道”是自然规律和自然进程的总体表达;所谓一生二,即道生两仪,一阴一阳谓之道,就有天与地的乾坤朗朗;所谓二生三,就是天地生人,完全符合人类是从自然界演化而来的科学原理;所谓三生万物,就是天地人三才合一,即天道、地德、人文合于天时、地利、人和,这就是健康文明涌现的初始原理,即中华文明思想的第一个数理序列。

  “两仪生四象”可以具体化为空间方位的东西南北、人类生存繁衍的饮食男女、人伦传承的父母子女、天气的风雨阴晴、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物体形态的圆方矩角、季节的春夏秋冬、国之四维的礼义廉耻等。注意,勤俭节约是文明生活当中的四项内容,作为文明涌现的要素与功能已经包含在文明之道的“两仪生四象”之中了。

  如果四象要包含出发点、原点或中心点、回归点的循环、延续、辐射等观念,就升级为第三个数理序列即5、6、7以上的序列,比如文化空间的东西南北中、从个体出发的血缘“五服”、从文明中心出发的距离“五服”、从爱出发的五德“仁义礼智信”、礼仪的“温良恭俭让”,再比如五颜六色、七情六欲,食物的五谷六畜、天象的四宫七座二十八星宿、四季十二个月、二十四节气等等。这就是中国人特有的生态节律决定的文明认知,这一序列也可通过二进位制向文明本原回归或还原。

  由于文明的复杂性受到自然规律的制约,就有第四个二进位制的数理序列,即文明复杂化、多样化、体系化展开的思想,也就是“四象生八卦、八卦生六十四卦”的方法论,从而与野蛮、混沌、无序、危机、失落、疾病、衰败、死亡等不文明现象博弈,文明涌现为一体多样的秩序特征。其中有一个秩序就叫“节约”,即“节卦”。

  补充说明,中国人的二进位制的观念实质是在表达健康生活的文明事物是以倍增的级数体系化的,这是复杂巨系统思想的最早表达。德国哲学家、数学家,历史上少见的科学通才戈特弗里德·威廉·莱布尼茨(1646-1716),在研究了来华传教士寄给他的《易经》后,认为这就是二进位制的“中国版”。

  现在,计算机存储值2、4、8、16、32、64、128、256、512、1024,从b到mb再到g、t的增长模型已经成为常识,试想,翻看一下64卦,如果每卦至少有4象、8象或16象,即4项、8项或16项具体事物或现象,不就是至少有256个、512个或1024个事物或现象的几何级延展吗?这恰恰证明健康生活方式是处理人与人、人与自然关系的复杂性、丰富性和系统有效性的成果。

  现代经济学对文明社会的经济可持续性使用的是生产和流通的效率概念、规模经济理论、效用最大化原理、交易成本与边际效益的规律等,解释了适度的勤俭节约作为健康文明生活方式的经济学原理。说明了社会不公、腐败、污染导致大量浪费,很容易超过自然资源和经济能力的限度,使得社会交易成本和社会生产的边际成本有无限增大的趋势,最终导致经济停滞、社会动荡。“拉美陷阱”就是这种趋势的案例。

  生产链,即生产要素相互连接的多个环节,包括种植业、养殖业、种业、肥业、繁殖业、林业、农田管理业等;供应链,包括食品加工业、仓储业、物流运输业、流通配送业等;消费链:包括餐饮业、商超业、机构食堂等,直达个人、家庭、企事业单位的食物消费终端。

  美食,是文明的产物,其实就是对饮食文化或者“食学”作为人类生存之道的情感代言。在富有生存智慧的中国哲学中,世界总属性或者总规律称为道,道分为阴阳两仪。饮食男女,这是人类生存繁衍的两仪,其中男与女,男为阳,女为阴,是繁衍之道的两仪,而饮与食,饮为阴,食为阳,热食为阳,冷食为阴,是生存之道的两仪,就是文明的本原;外化实践为美食与美器、炊具与农具、土地与种子、天象与人文、社会与秩序等重大关系,构成人类自我配置和自我满足需求的组织协同创造物,也就是涌现为文明的社会形态。

  饮食这个人类最为原始的两仪文化,外化和升华了今日之世界文明本原的四象跃迁:文明创生传世的燃点、文明交流互鉴的支点、文明传播发展的标点、文明同享共赢的亮点。

  从工业革命以来到当代,简称美食制造者的食品工业出现了,农场制与冷藏、灭菌、加工和运输等餐桌技术革命普及几大洲,伴随数字文明形态的出现,饮食供应链全球化,出现了冷链物流、智能加工、生鲜和外卖等大型业态,成为文化创意产业和健康产业的组成部分,其丰富性与便捷性,简称现代美食,成为世界文明同享共赢的亮点。

  中国饮食文化的一大哲学特色为“中和原理”,中:满足适合度;和:多样性统一。这是源自于古代医学思想,即中医药哲学原理,也是现代营养、养生学思想的鼻祖,主要是食医结合、食药一体、咸甜等量、荤素搭配、寒热均衡、动静相宜、饱腹有度、软硬相对、喜怒不过等,在食物摄入或营养结构中讲究体质调理的功能。

  很多人认为荤素的关系是荤为阳,素为阴,以荤为主,其实正好相反。具有万年农业文明史的中国人体质具有阴阳原理的高适应性:素为阳,即五谷蔬果等含有大量纤维的“素”为阳,叫做主食;鱼肉禽蛋等荤为阴,不要过多食用,叫做主副相宜。现代研究证明,素食碱性好,荤食酸性高,在脾胃结构中,纯肉蛋过热,纯蔬果过凉。在整个食物体系中,还有五谷六畜与五经六脉、五颜六色与五脏六腑的对应性,要求相宜。

  餐桌的功能首先是满足“吃”的需求,吃饱了之后最重要的就是“吃好”,或者说是科学饮食、营养均衡。营养文明的具体要求是不再追求过去的“大鱼大肉”,改变或减少一些不健康的烹调传统方式,例如过多的油炸、腌制等,香港四码中特彩图。甚至要淡化传统的“主食”概念转而追求饮食的多元化,因为过量摄入某种单一营养事实上是不健康的,大部分中国人对淀粉、食用油和盐的摄入量都是严重超标的。让我们的菜谱更健康。这是第一重内涵升华和延展。

  过去部分中国人的餐桌追求“飞禽走兽、山珍海味”,吃野生动物的陋习不仅对人类自身的生命健康产生巨大威胁,也是地球生态的大敌,甚至在本次疫情中还成为世界上一些国家攻击中国是疫情发源地的主要“把柄”。只有先做到没有买卖,才能做到没有杀害,所以保护野生动物不是在森林警察的巡视中完成的,而是在每一个中国人的餐桌上完成的。这是第三重内涵升华和延展。

  中国的发展模式一直以来都是资源消耗型,这种对资源的过度使用和浪费在中国人的餐桌上也展现得很充分。中国人按照人均收入来说并不富裕,但却是在吃的方面位列最铺张浪费的民族之一,甚至超过那些人均收入很高的国家。我们每年浪费掉的粮食可以养活几千万人,在之前政府的三公消费中,关于吃的腐败也是一个重要的违规领域。因此不仅要吃得多元化、吃得健康,还要杜绝浪费,减少对粮食资源的消耗。这是第四重内涵升华和延展。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中国人的餐桌被越来越多的外卖所占据,餐盒、塑料袋、一次性筷子、地沟油等污染问题越发严重,还有各种一次性食品的塑料包装和一些高端食品的过度包装,这些由食品带来的海量垃圾不仅把代表伟大人类文明的城市重重包围,还污染了空气、渗透到了几十米深的地下水中,污染水被排入了河流、汇入了大海,进而又殃及无数的鸟类、鱼虾、海洋生物,这些污染物最后又被人类吃到了肚子里,再产生出各种新的疾病。所以从餐桌开始,减少塑料包装和一次性筷子的使用,不购买过度包装的产品,为环境减负,这是第五重内涵升华和延展。

  文明意义的自由是对人类行为的自主能力和权利的总体表达,其核心内涵是社会创造力的形成和生活幸福感的获得,形成社会发展的原动力。当然,无论自由的定义如何之多,如何“普世”,但其前提和目的还是保障生命健康。首先是摆脱安全匮乏和健康威胁的能力和权利;其次是共同抗拒这种匮乏和威胁的能力和权利;第三是如果没有前两者,餐桌随意、过度亲昵、坚决不戴口罩等生活习俗自由的代价将是非常巨大的,其结果也就是不自由。这是第六重内涵升华和延展。

  “免于饥饿”是一个现代社会公民的基本人权,我们不仅要看到很多餐桌上的浪费,同时也要认识到还有很多贫困地区和贫困家庭吃不饱、卫生欠佳、营养不足。中国政府将消除贫困作为自己最核心的使命之一,其中一个最基本的指标就是让全国人民都能吃饱、吃得卫生,让祖国的下一代都能够有基本的营养保障、能够健康地发育成长。中小学生的“营养午餐”行动就是代表现代人权意义的一种表达。这是第八重内涵升华和延展。

  第三、四、五章,从历史哲学的层面反思文明底蕴和文明素质的涌现进程,论证了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人类文明的根本价值是人的生命健康?为什么餐桌革命是拥有底蕴的一种健康文明生活方式?并提出了“为健康生活而设计”的思想方法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