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马监:长期被司礼监掩盖光环内外联合都要铲除的害群之马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22-08-09  浏览 次  

  沈德符在《万历野获编》中提到:“司礼监今为十二监中第一署 , 其长与首撰对柄机要。御马监虽最后设, 然而所掌乃御厩兵符等项,与兵部相关。近日内臣用事稍关兵柄者,辄改御马衔以出,如督抚之兼司马中丞,”

  他认为司礼监与外廷的内阁对掌机要,内阁首辅被尊称为“首相”,而司礼监掌印太监也称“内相”。御马监掌管的禁军兵符,类似于外廷的兵部,如果太监出镇一方,都要挂御马监的头衔,就跟一省巡抚经常由兵部侍郎、都察院佥都御史担任一样。

  掌御廊马匹。洪武十七年(1384)朱元璋改易内廷诸司职掌,设御马监正四品,永乐皇帝登基后重视宦官权力,御马监又兼掌典牧所骡马。

  统辖宫内禁军。永乐时期将各边镇卫所挑选的精锐、已经归降的蒙古青壮年编成腾骧左卫、腾骧右卫,与武骧左卫、武骧右卫,合称禁军四卫。这些人名义上仍是御马监的养马大队,但孝宗朝御马监太监宁瑾一语道破:

  明初御马监太监都执掌兵符,朱棣五伐漠北,御马监太监刘永城、御马监少监均侍卫左右,宣宗征乐安,御马监太监刘顺与阳武侯薛禄为前锋官,堡宗送也先,御马监太监跛儿干扈从行军,然后不出意外的死在了土木堡。

  明成祖朱棣设京军三大营,提督内官五人,坐营内臣六人,基本上都由御马监派出。景泰三年十二月,设立十二团营,由于谦总督团营,武清侯石亨提督军务,御马监太监刘永城为提督内臣。

  各省以及九边镇守中官多挂御马监头衔,镇守太监的权势颇大每次有军事行动与总兵、巡抚组成“三堂会议”。明宪宗时,万贵妃身边太监汪直受宠,时任司礼监秉笔太监提督东厂官校的尚铭威风凛凛,汪直很是眼红于是明宪宗另开西厂,由御马监太监汪直提督,权势在东厂之上,西厂办事皇权特许。

  这又是明代财政体系设计的落后甚至退步,钱入多门的具体表现。户部成了纯纯的总会计部,户部尚书只能只能管理自己手里的税收。互联网上各种假消息多出于此,什么带宋世界最富,明代很穷一年才收入几百万两白银(其实中国历史上直到明朝才确立银本位),明代藩王支出占比一半,明代没有赈灾钱的源头,因为这帮人根本对明代财政丝毫不通,就只会盯着户部仓场的收支翻来覆去的用,就是愚蠢罢了。

  御马监的金钱收入主要依靠草场,除了自己直辖的三处草场派人直接打理外,还将草料任务外包给山东、河南、直隶的民间草地,每年御马监派佥书官收取草料18万2千石,正根草49万束。

  随着人口的膨胀,生产力发展,大部分草场都被地主、百姓开辟成耕地,御马监能收到的草料是越来越少,最终只能向现实屈服。万历初年张居正全面推广一条鞭法,不再允许向民间收取草料,而是直接从太仓中折算银两付给,然后御马监再拿这笔钱想方设法到民间购买草料。

  此外,御马监还有管理的牧场、监田。永乐年间御马监拥有牧场19处,到了弘治年间有牧场40余处,而马匹却越来越少,因为大部分牧场都被私自开垦为耕地。嘉靖改革,有司对御马监的财产进行了一场大规模清查,共有56处牧场多达240万亩。

  户部尚书梁材为应对朝廷日益增长的财政开支进行了一番大刀阔斧的动作,极大地削弱了御马监的经济实力,这份报告得到了嘉靖皇帝朱厚熜的准许,就是留8万亩土地作为御马监的公费,40万亩草场用于放牧,其余199.3万亩地全部改为耕地租给平民耕作,每亩依据收成情况征收子粒银1—3分,全部上缴太仓,以备不时之需。

  会计学、经济学、管理学专业的数不胜数,他们又不断向皇帝申请设置皇庄、皇店。正德年间御马监太监谷大用、于经,奏请明武宗在京师宣府大同开设皇店,每年给内廷提供8万两收入。皇庄始于成化初年,到了嘉靖新政时期,经过清查共有皇庄36处,占地370万亩,每年征收赋税10万两,直接用于内廷的开销。

  明代政治架构经过洪武永乐宣德三朝逐渐成型,即内阁议政,司礼监批红,六部诸司行政,五军都督府治兵枢府调兵。成化年间汪直用事,正德年谷大用魏彬等人领御马监事,都是侵夺了司礼监的执掌,而御马监侵夺官店、牧场又与官府勋贵的利益发生冲突,统治集团内部为了稳定以求利益最大化,必然就要铲除这匹害群之马。

  汪直是大藤峡瑶民,幼年入宫侍奉万贵妃,聪明颖慧深得万贵妃喜爱,于成化十三年正月,在万贵妃的请求下明宪宗建立西厂,由已经升任御马监太监的汪直提督检校。三杨之一的杨荣曾孙杨晔残暴害民,横行乡里,被汪直得到消息后随之打入西厂大狱,此事牵连数位官员,汪直的新官上任所展现的手腕让满朝震赫。

  十三年五月,内阁首辅商辂联合九卿堂上官请罢西厂给宪宗施加压力,朱见深无奈关西厂,等到商辂致仕宪宗又重开西厂。

  南京镇守太监覃彭入京沿途骚扰州县,还将武城县典史打伤,汪直知道后将其下狱并判处斩刑,司礼监诸大裆俯首听命。成化十四年三月,建州女真入寇,汪直欲领兵前往,被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恩、内阁首辅万安阻止。汪直不喜政治热衷军功,因此多于督抚、总兵在边塞镇守,与皇帝的关系逐渐疏远。

  成化十六年兵科给事中孙博请罢西厂:“旗校本厮役之徒,大臣则股肱之任,岂旗校可信反有过于大臣?纵使所访皆公,亦非美事。一或失实,所损实多,乞严加禁革。”宪宗将此疏给汪直看,汪直大怒召孙博当面诘问,但孙博毫无惧色,汪直非常敬佩他每次出征必让孙博随行任书记官,渐渐地孙博也认为汪直是名宦认可他的能力,多有赞词。

  就在汪直出镇时,司礼监掌印太监李荣与朝臣演了一起双簧旨在一举扳倒汪直。中官阿丑受李荣指示给朱见深表演了一场戏剧,阿丑扮成醉汉躺在御道上,旁人好心提醒道:“万安大相公来了!”阿丑没有反应,那人又说:“皇上驾到!”依旧不理,“你这不行,让我来说。”走过来一名商贩对那人悄悄细语,“汪太监来了!”阿丑一下惊醒吓得连忙磕头,旁人不解:“天子驾到都不惧,何故害怕汪直,这是为何?”阿丑道:“吾只知汪太监,不知有天子也。”

  接着戏剧迎来高潮,阿丑饰演汪直手持双斧,路人全都避让,有大胆的人上前询问,阿丑笑答:“吾将兵,惟仗此两钺耳,天子有何怕!”“钺何名?”“王越、陈钺也。”王越是三边总督、陈钺时任辽东巡抚手握重兵,二人是汪直的亲信好友。明宪宗看后微笑不语,十分尴尬地离开了。

  第二天,言官请罢西厂,宪宗不许,内阁首辅万安再次上奏请罢西厂,朱见深同意了,汪直就此失势。

  正德皇帝游龙戏凤,行事毫无礼法,御马监权势再次膨胀,但随着武宗驾崩,虽有“以朕意达皇太后,天下重事,与阁臣审处之。前事皆由朕误,非汝曹所能预也。”这道维护太监的遗诏也没能改变什么。

  朱厚照驾崩当天内阁首辅杨廷和便罢威武团练营、 革除所设皇店,遣散豹房,对正德身边作威作福的太监进行惩处:魏彬、张永免职,谷大用、丘聚发配南京孝陵司香,张锐、 张 雄、 张忠、 于经、 刘祥、 孙和等人下狱,均为御马监太监。

  嘉靖皇帝朱厚熜以藩王继位进一步限制宦官,整顿草场牧场皇庄,裁撤四卫,革除京军坐营中官,各地镇守中官,御马监侵夺的权力仍归属各监,明朝的政治似乎又走上了正常路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